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哈军工631队的博客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字943部队631队学员的交流园地

 
 
 

日志

 
 

【社会万象】荒唐的职称评定  

2016-10-14 10:58:11|  分类: 社会万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社会万象】荒唐的职称评定 - hjg631 - 哈军工631队的博客

在中国,只要你是吃公家饭的,还拿着一份不多不少的工资,那么,职称评定就会成为你心中永远无法抹平的伤痛。特别是在今天,职称评审部门制定的那些条条框框,充满了太多的荒唐色彩,飘散出令人窒息的霉变气味,使滥等充数不学无术者扶摇直上,让真正有学有识者沦落下层。我的话虽有点激愤,但事实却正是如此。
在牙雕界具有“球王”之称的翁耀祥,在职称评定中就遇上了荒唐事。有关部门告诉他,其“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的评审申请,因资历不够被退回来了。所谓的“资历不够”,不过是说翁耀祥学历低,仅初中文化,又没有论文,更要命的是他原先就没有职称,不够档次。消息传到翁耀祥所在的广州大新象牙厂,引起阵阵波澜。翁耀祥的父亲、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翁荣标惊讶地说,真是意想不到。我这个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论镂雕,远不如我的儿子,我只能雕42层,儿子已雕到57层,这可是象牙球镂雕的世界纪录。大新象牙厂的职工们说,授予大师荣誉称号应该实事求是,翁耀祥独特的镂雕工艺,不比论文耀眼?剔透玲珑的镂空牙球,不比职称实在?(《羊城晚报》2006年5月29日)但我们的评审部门就是岿然不动定力非凡,宁愿荒唐遭人笑,也不愿实事求是看成绩论能力。笑骂由你笑骂,大权依然我握,荒唐无赖到如此地步,我们这些草民百姓还能说什么呢?
   但我还是要说。“人之所以为人者,言也。人而不能言,何以为人?”说话,尤其是说真话,是人的权利之一,尽管说了可能无用,但不说是连这无用也不知道的。作为一个教师,在评定职称过程中所受的种种辛酸屈辱,更促使我要把这其中的荒唐说出来。
   现在的教师职称评定已经荒唐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在这儿我只说中学里的事情。除了中教二级不用评熬够年月就可以直升以外,一级和高级(特级职称一般人休想问津,那是领导们的专利,除非他们已经加冕了这种贵冠,否则不会大公无私)的评审那是相当残酷的,特别是在你的年龄不够大和资格不够老的情况下。由于上头划拨的指标有限,参评的教师很多,狼多肉少,学校就采取打分排队的方法。什么教学成绩、学生问卷、论文获奖情况、平时工作表现、模范(省模、地模、县模)优秀(省优、地优、县优)获取等次、教学能手(省能、地能、县能、校能)等级,有时连在元旦晚会上唱唱歌跳跳舞,都能算到评比打分里面。于是乎,为了一分之争,平日里见面还能打两声哈哈的同事们,就在背地里明争暗斗开了。不过,在这种量化考核的争斗中,坐收渔翁之利的还是那些平日里就能密切联系领导的人,根据这些宠儿的情况,领导早把打分内容的比重调剂好了,最后排在前头的肯定是这些宠儿。尤其是那些模范、优秀、能手,在打分时分值奇高,如果你平时只抓教学业务而不会八面玲珑紧跟领导,这些荣誉你一辈子也休想得到一个。所谓的评比打分不过是走走过场罢了,结果可想而知。当然,评上高级职称的并不都是酒囊饭袋,但其中的酒囊饭袋肯定不少,至于明珠投暗的志士更不在少数了。
   这几年随着国家尊师重教的力度不断加大,教师评职称的人为难度越来越大。先是考普通话,规定语文教师要达到二级甲等水平,其他科目的老师降一个等次。我观察了一下,能说这个水平普通话的老师已经可以到省市电视台当播音员了。据说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更加有利于推广普通话,刚毕业几年的年轻教师不怕考,他们有基础,就苦了那些从小由方言老师教大的到了大学才学说普通话的四十岁左右的教师,虽然在平日教学中他们也尽量使用普通话,但由于从小没打好基础,想要达到二级甲等水平谈何容易。现在赶鸭子上架,没办法,只好咿咿呀呀地鹦鹉学舌一番,但又能学成什么呢,只好一路补考下去。更要命的是这普通话水平测试是五年一测,前五年你合格了,后五年还得重考,教育官僚们对教师的普通话水平真是关怀备至啊!

   再就是随着网络信息技术的发展,计算机等级考试也成了教师的必考科目,2004年评一级还只考一个模块,到了2006年就得考三个模块了,高级得考四个。暑假里好容易迎来了一个月的休整时间,却要培训电脑,10天时间,四门科目,在夏日三十多度的高温天气里,八九十个中青年教师坐在一个没有电扇空调的教室里,沐浴在六十多台电脑发出的热量中,挥汗如雨地听一个大学计算机老师的讲课。有的老师使出了当年读中学时的刻苦劲儿,在一天八小时的学习以外,还要私下加班加点。就这样的刻苦学习,在地区一考试,幸运的四门过了三门,大部分只能过二门,有的只过了一门。这并不能全归罪于我们的电脑水平不高,平时我们上网查资料、发邮件、打文章、制课件,全都是行家里手,可惜评职称的电脑考试学的全是死知识,考的全是八辈子也用不到的东西,这存心是在刁难我们这些可怜的教师。

   要照那些人为的刁难考法发展下去,教师不但应该讲一口京味十足的普通话,是一个电脑高手,还应该唱一腔好歌,跳一身好舞,是演讲家,是急救师(学生在校生病了教师可及时施救),是心理医生,是谈判好手,特别是在与世界接轨的时代大环境下,还要会用英语授课(听说有人正主张教师评职称加考外语),这教师还要培训和考试多少科目呀!
   其实,明眼人都知道,职称评定之所以如此繁琐苛刻,表面上是为了提高教师的素质,实际上反映出的是一些教育和人事主管部门肮脏的功利思想,职称评定正成为这些官僚机构的一个新的经济增长点,简直就是他们的摇钱树。拿一个普通的一级职称来说,普通话考试要收一百多元,计算机考试要收五百多元,加上评审费,至少要交一千余元。就算用一千多元买来了一级职称,一个月加上七八元钱的工资,那至少得十年才能赚回来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教师想摆脱任人宰割的命运,真是难如上青天!如果花了成千块钱,有关部门能在较短时间内把职称证书发下来,还算良心没有大大的坏了,但不知那些评审部门是日理万机忙得顾不上呢,还是收了钱就不急着评审了,反正那个职称证书你是望穿秋水也见不到的。就在你近乎绝望时,时间已过去了一两年,那个证书才姗姗来迟。一纸证书,竟要经历如此漫长的旅行,在世界上恐怕是绝无仅有的,大概也可以算作中国特色的了。
   最可恨的是论资排辈,这是我在评职称中体会到的最大屈辱。本人在平日的工作学习中还算努力,读书不少,著文亦勤,在全国各种报刊上发表了近百篇文章,还应约专门为中央教科所的一本作文杂志写文章,也可以算个特约撰稿人;在学校里主持一个文学社并主编一本校刊,教两个班的语文当一个班的班主任。依我所做出的这点成绩,外人总以为我早已是高级教师了。谁能相信毕业了十多年的我依然是一个二级教师,而且已经二级了七年,2004年评一级时一论资一排辈,由于我是大专毕业,尽管已于2000年取得了北师大的函授本科文凭,但学校就是要让我按大专起点二级得任满六年(本科只需四年)的条件评审,正好差半年。多亏我善于用阿Q精神自娱自乐,想人家蒲松龄老先生写出了那么伟大的《聊斋志异》,到老不过是个秀才的初级职称,我这小人物受的这点委屈又算得了什么啊!我那点教育的自信和良心才没被击垮。在目前教育界评职称黑暗如磐的形势下,我真想从此以后放弃评职称,当一辈子二级教师。可又怕给党尊重知识分子的政策抹黑,故而到现在还犹豫不决。
   王选院士生前说过,自己38岁时在电脑照排领域的研究在国内外处于最前沿,但却是无名小卒;58岁时,当选中国两院院士和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但已离开了具体设计一线;今年68岁,虽然三年前得了国家最高科技奖,但离学科前沿更远了,现在靠虚名过日子。连王选院士都遭遇了论资排辈的冷脸,我这无名小辈更要善于忍耐。或许到了五六十岁,我该评的职称都会评上,但在动不动就考这考那的时代大环境下,我能评上吗?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