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哈军工631队的博客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字943部队631队学员的交流园地

 
 
 

日志

 
 

【读书】曹雪芹就是假死出家后的曹颙?!  

2016-08-19 04:03:09|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书】曹雪芹就是假死出家后的曹颙?! - hjg631 - 哈军工631队的博客

曹颙,小名连生,曹寅少子,生于康熙二十八年(1689),卒于康熙五十四年(1715)。康熙五十年由内务府总管赫奕带领引见,未被录取,但留在北京,康熙五十一年初随父曹寅南返,康熙五十二年继任江宁织造至卒。曹颙文武双全,深得康熙器重,曹颙死后康熙曾经说:“曹颙系朕眼看自幼长成,此子甚可惜。朕所使用之包衣子嗣中,尚无一人如他者。看起来生长的也魁梧,拿起笔来也能写作,是个文武全才之人。他在织造上很谨慎。朕对他曾寄予很大的希望。”曹颙妻马氏,有遗腹子曹天佑。
曹寅之继子曹頫(原曹寅弟曹荃第四子)继任江宁织造,并于康熙五十四年三月初七上表谢恩,其中有一段为“奴才之嫂马氏,因现怀妊孕,已及七月,恐长途劳顿,未得北上奔丧。将来倘幸而生男,则奴才之兄嗣有在矣。”曹頫在这里所说的兄,只能单指曹颙。马氏就是曹颙的遗孀。
也有一说为曹顒和曹雪芹其实同一个人
其实,曹雪芹早已在小说中,通过甄士隐之口,巧妙地泄露了他的身份。
小说第一回,甄士隐听到僧道二仙交割蠢物时,士隐因说道:“适闻仙师所谈因果,实人世罕闻者。但弟子愚浊,不能洞悉明白,若蒙大开痴顽,备细一闻,弟子则洗耳谛听,稍能警省,亦可免沉伦之苦。”
而在小说第五回,有句:那宝玉亦在孩提之间,况自天性所禀来的一片愚拙偏僻,甲侧:四字是极不好,却是极妙。只不要被作者瞒过。一处为愚浊,一处为愚拙,愚浊与愚拙,音同义同字不同,一字之别,却暗藏着玄机.
愚浊的浊,网上的影印本,都是大写的浊字,因此,不会是拙字的误写,而新华书店卖的<红楼梦>,看了十二个不同的版本,五个为浊字,七个被校书人改成了拙字.(试问校书们:愚浊不妥吗?不通吗?还是就没有这个词?)
从脂批:“只不要被作者瞒过”看。批者唯恐读者被作者瞒过,特地提醒一下,要读者注意浊同拙的区别。区别在哪呢?
请看蒙本第一回第一个批语:蒙侧:何非梦幻,何不通灵?作者托言,原当有自。受气清浊,本无男女之别。受气清浊!这四个字是解开玄机的关键,原来浊字大有深意,浊与清相对,清气上扬,浊气下沉。
而列藏本在“遂自怨自叹,日夜悲号惭愧”边有句批语:列侧:对应愚顽气。
还有《西江月》中“愚顽怕读文章”,“古今不肖无双”等。
愚顽,愚拙痴顽,而愚浊是:愚的下半部分心字下沉,留上半部分禺字;大开痴顽是指将顽字分开,分成元字与页字,禺字和页字组合在一起,得出一个顒字!顒字是大头的意思,而元字也有大头的意思。
小说中描写贾宝玉面若中秋之月,面如满月,当然头很大了。裕瑞说曹雪芹头广而色黑。这仅是巧合吗?作者为什么要打这个字谜?叫顒的人可不多呀。
再看[第一支·红楼梦引子]开辟鸿蒙,谁为情种?甲侧:非作者为谁?余又曰:“亦非作者,乃石头耳。”都只为风月情浓。趁着这奈何天,伤怀日,寂寥时,试遣愚(甲侧:“愚”字自谦得妙!)衷。因此上,演出这怀金悼玉的《红楼梦》。
细细想来,愚浊痴顽可谓是妙不可言.
作者假托甄士隐之口透露出顒字,使顒免遭沉伦之苦。这也见合了“我之罪固不免,然闺阁中本自历历有人,万不可因我之不肖,自护己短,一并使其泯灭也。蒙侧:因为传他,并可传我。”
宝玉愚顽,“愚顽”经甄士隐一说,加上批者的指引,得出顒字,批书人也多次提醒小说是作者的亲身经历。宝玉不肖,曹雪芹也自称不肖,曹雪芹原来竟是曹顒!曹顒并没早逝,而是和贾宝玉一样抛妻别子出家了,批书人多次提及“非过来人,若个能行”,曹顒此后改名曹雪芹,隐居写书,直至泪尽而亡。贾宝玉者,真连生也!
曹雪芹是否就是假死出家后的曹颙呢?这要从与曹雪芹交往的人留下的资料进行分析。敦诚、敦敏兄弟俩是与曹雪芹接触交往的人物,对曹雪芹应该比较了解。要证明曹雪芹就是曹顒,必须弄清曹雪芹的年龄问题。敦诚有两首挽曹雪芹的诗,
其一:
四十萧然太瘦生,晓风昨日拂铭旌。
肠回故垄孤儿泣,泪迸荒天寡妇声。
牛鬼遗文悲李贺,鹿车荷锸葬刘伶。
故人欲有生刍吊,何处招魂赋楚蘅?”
其二:
四十年华付杳冥,哀旌一片阿谁铭?
孤儿渺漠魂应逐,新妇飘零目岂瞑?
牛鬼遗文悲李贺,鹿车荷锸葬刘伶。
故人惟有青山泪,絮酒生刍上旧垌”。
第二首实际是在第一首的基础上改过来的。这里的两处“四十”人们都认为是他的年龄,其实稍加分析就能体会到不是这个意思。在第一首说:“四十萧然太瘦生”,“太瘦生”原指杜甫,语出李白《戏赠杜甫》诗:“借问别来太瘦生,总为从前作诗苦。”“太瘦生”仅仅是杜甫的代名词。这句话是用杜甫的这种生活形象来比喻曹雪芹在西山的著书生活。曹雪芹在西山过得的确清苦,经常到酒钱常赊的地步。
诗中的“四十”究竟是指什么呢?如果将“四十”理解为曹雪芹的全部生活时间显然是不合适的。曹雪芹小时候的生活是安逸的,怎能与杜甫的这种生活相提并论?即使曹雪芹小时候的生活不好,小时候的样子也不能与杜甫这种形象相对比。如果理解为四十多岁的样子,还有一个疑问,曹雪芹是“身胖头广而色黑”,怎么象杜甫那种形象呢?有人借敦敏《题芹圃画石》诗中“傲骨如君世已奇,嶙峋更见此支离”的语句推断他瘦损骨嶙峋,其实那仅是对画中石头来说的。与杜甫相比的是凄凉的隐居生活,而不是形象样子。
所以将这一句理解为曹雪芹四十多的样子,实在不太恰当。这首诗是挽曹雪芹之死的,作为挽曹雪芹的诗应该是对他的一生做总结,追忆他生前一段时间的生活才比较合适,而不应该只是简单描写他死前死后的凄凉景象。这样“四十”应是一个时间段。“四十萧然太瘦生”是说他四十多年象杜甫一样过着飘零凄惨的隐居生活。
“晓风昨日拂铭旌”是讲昨日丧事的情形。“铭旌”是指旧时竖在灵柩前标志死者官衔和姓名的长幡。以上两句应该是说:隐居四十多年的曹雪芹与世长辞,昨天在凄凉中举行了他的丧事。
敦诚的第一首诗有些含糊不清,第二首诗说得更加明白。第一句“四十年华付杳冥”,大都认为是说曹雪芹在四十多岁上去世了。这里的“四十”同第一首的“四十”是相同的意思,表示的都是一个时间段,后面加上“年华”更能说明这一点。如果是指四十岁上,应该说:“四十之年”而不是“四十年华”。后面的一个“付”字就更能说明问题,否则这个“付”字就要改为“赴”字了。正因为是“四十年华付杳冥”而不是“四十之年赴杳冥”,意思就不是指曹雪芹在四十多岁上死去。正确的理解应该是:曹雪芹四十多年的大好年华都付给冥冥之中了。这是说曹雪芹已经没有名份的生活了四十多年!曹雪芹就是假死出家后的曹颙。
“哀旌一片阿谁铭?”结合第一首的“铭旌”的意思,这明明是在问,幡上写的都是谁的名?前后两句是相互照应的,正因为四十多年没有名份,所以才问“哀旌一片阿谁铭?”。曹雪芹死于乾隆二十八年(1763),向前推到曹顒“去世”的康熙五十四年,整整是四十八年。张宜泉在他的一首诗《伤芹溪居士》中说:“其人素性放达,好饮,又善诗画,年未五旬而卒”。对于曹雪芹的底细张宜泉可能知道,也可能不知道。“年未五旬而卒”应该是指他的“在生”之年,与四十八岁是一致的。既然明确提到“卒”字,说“年未五旬”是非常恰当的。如果将“四十年华”代指四十八岁的阳寿,减岁数也不合常理,应该讲接近的“五十年华”。所以“四十年华”表示的应该是时间而不是他的岁数。从敦诚的诗中看出,敦诚应该是知道曹雪芹底细的圈内人之一。
“牛鬼遗文悲李贺,鹿车荷锸葬刘伶。”是拿这两个人的形象来比喻雪芹的一生,前半生象年轻有才的李贺一样,李贺在年轻的时候就去世了,他也是在年轻才盛的时候隐居了。后半生象随死随葬的刘伶一样,放荡不羁,死后埋在那里也不清楚了,与挽诗中讲凭吊无处只能上“旧垌”相一致。这两个人的情况从某些侧面反映了曹雪芹生活的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假死”出家之前的曹颙,第二阶段是西山隐居的雪芹。雪芹写《红楼梦》所反映的就是自己的前半生曹颙的经历。
“孤儿渺漠魂应逐(前数月,伊子殇,因感伤成疾),新妇飘零目岂瞑?”他的儿子死在他的前头,说“伊子殇”应该不为过,不能据此理解他的儿子很小,“新妇”应指他后来的妻子,也不能绝对的理解为刚娶的媳妇。
“故人惟有青山泪,絮酒生刍上旧垌”。如果不是“已死”之人,哪里来的旧坟?只有对曹顒这样的“死去”之人才可以这样说。有人将“青山泪”这一很正常的字眼,与李白隔年改葬联系起来解释,这也是没有其它解释的勉强之解。试想曹雪芹昨日刚刚去世,即使隔年改葬,那也是以后的事,此时也只有新坟没有旧坟,敦诚怎能一下穿越时间到事后的多年后了呢?敦诚的诗证实了本来就神秘的曹雪芹是一个“死而复生”出家人。曹雪芹就是曹顒,就是小说《红楼梦》中主人公贾宝玉的原型!
(注释:1、萧, 萧条,冷落;荒凉,然,样子。萧然:空寂2、铭旌同“明旌”,也叫“旌铭”简称“铭”。古代丧俗,人死后,按死者生前等级身份,用绛色帛制一面旗幡,上以白色书写死者官阶、称呼,用与帛同样长短的竹竿挑起,竖在灵前右方,称之为铭旌。大敛后﹐以竹杠悬之依灵右。葬时取下加于柩上。)
曹颙生于康熙二十八年(1689),康熙五十二年继任江宁织造,康熙五十四年(1715)“去世”,时年二十六岁。曹颙假死出家化名曹雪芹,“死而复生”四十八年,历经雍正朝,死于乾隆二十八年(1763),享年七十四岁。曹颙文武双全,深得康熙器重,曹颙“死后”康熙曾经说过:“曹颙系朕眼看自幼长成,此子甚可惜。朕所使用之包衣子嗣中,尚无一人如他者。看起来生长的也魁梧,拿起笔来也能写作,是个文武全才之人。他在织造上很谨慎。朕对他曾寄予很大的希望。”曹颙假死出家隐姓埋名四十八年,退而专心著作《红楼梦》。四十八年间,曹颙从一个“血气方刚”的青年,变成一个阅历丰富的老者。他看到了世态炎凉,看到了社会的腐朽没落,将自己愤世嫉俗融入到对《红楼梦》的创作上。
《红楼梦》非曹颙人发愤而不可作也。正是曹顒奇特的经历,造就了伟大的《红楼梦。以往人们读《红楼梦》,总感到它隐藏着一些不可告人的东西,现在找到作者曹雪芹的来龙去脉,就明白了是怎样一回事。《红楼梦》中那些隐隐约约的东西正暗合着曹顒的人生经历。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