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哈军工631队的博客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字943部队631队学员的交流园地

 
 
 

日志

 
 

【读书】李清照词叠字研究  

2016-08-18 05:52:58|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书】李清照词叠字研究 - hjg631 - 哈军工631队的博客


 李清照词叠字研究 
叠字增添了音乐美和形式美


(一)
  李清照最爱在词中用叠字。在尚能确定为李清照所作的45首词中,有19首用叠字。占总数的42%强,共用叠字37次。除去重复者,有叠字30种。使用最频繁的叠字是“萧萧、潇潇”,各用3次。其次是“依依、凄凄、深深”,各用2次;孤例叠字有25种,占李词叠字总数的83%强。

  欧阳修《蝶恋花》有“庭院深深深几许”句。“深深”,写出庭院的幽深。可是作者还嫌情致未出,又迭一“深”,加上疑问词语,写出庭院重迭、深邃,充满神秘气氛。非“深”字三迭的渲染,实在不容易出此效果。李清照特别欣赏这一句,其《临江仙》自序曰:“欧阳公作《蝶恋花》,有‘深深深几许’之句。予酷爱之,用其语作庭院深深数阙”:
  庭院深深深几许,云窗雾阁常扃。(《临江仙》)
  庭院深深深几许,云窗雾阁春迟。(《临江仙》)
李氏反复摹仿的原因,就是“酷爱” ,那“深”字三迭。

李诗《上枢密韩公工都尚书胡公》有句:“车声辚辚马萧萧”。很显然,这是套用杜甫《兵车行》的“车辚辚,马萧萧”,只是多一个“声”字而已。究其原因,不是因为喜爱这两个叠字,又是什么呢?毫无疑问,这都是李氏爱叠字的佐证。 

  李清照词中,还有非叠字连用的现象。如《蝶恋花》“醉莫插花花莫笑,可怜春似人将老。”前句的节拍无疑应是上4下3,所以两个“花”并非叠字。从语法看,前“花”是“插”的宾语,后“花”是“笑”的主捂。又《点绛唇》:“惜春春去,几点催花雨。”前句四言平分为两个节拍,两个“春”在句中充任不同的成分,不是叠字。 

  李词中还有间隔连用同一字的现象。如:
  此花不与群花比。(《渔家傲》)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剪梅》)
  春到长门春草青。(《小重山》)
  香消酒未消。(《菩萨蛮》)
  这两种现象虽然不能与叠字相提并论,不过亦可见李氏爱在一句中反真用某一个字。这在表达效果上与叠字有异曲同工之妙。所以附此一笔。
  以上,不难看出李清照十分爱在词中用叠字。





(二)
  美学讲究统一和变化的辩证关系,要求统一中有变化,变化中有统一。诗歌形式之美在于声音、节拍和押韵。其中声音和节拍体现变化,押韵则体现统一。李清照词用了叠字,使本来就比律诗丰富多彩的词,在声音、节拍、押韵及其统一和变化关系方面,更加绚丽多姿。 

  律诗把平仄两种声音的词语对比使用,由此组成一句;句与句又对比,组成一联;联与联再对比,组成一绝。一绝四句,完成一个音程。如果扩大为绝与绝对比,就形成一律;再扩大为律与律对比,就产生排律。可见,律诗是按照对比规则组织起来的;不论句、联、绝、律,将它们拆散后都是或平或仄的词语。也就是说,诗歌声音的变化归根到底在于平仄两种。这无疑太单调了。调在此基础上大大进了一步。李清照认为:“盖诗文分平侧,而歌词分五音,又分五声,又分六律,又分清浊轻重。”(《词论》)单就声音而言,词不象律诗那样只讲平仄,还求平上走入四声的变化。“平声者哀而安,上声者厉而举,去声者清而远,入声者直而促”(《元和韵谱》)。叠字入词,夸大了长短升降之声调的变化,加强了平上去入之四声的表现力。李氏喜用叠字,恐怕也是这个缘故吧。《蝶恋花》:“永夜恹恹欢意少,空梦长安,认取长安道。”“恹恹”两平声相连,声音缠绵,与煞尾的“少”形成鲜明的缓促对比,困顿的情状表现得十分强烈。又如《添字采桑子》;“阴满中庭,叶叶心心舒卷有余情。”“叶”是入声,两入声相迭,声调非常急促;“心”是平声,其声调本来就长,复迭就更舒长。这两个叠字,一促一舒,急缓相间,对比强烈,相得益彰。再如《行香子》:“黄昏院落,凄凄惶惶”。两句叠字均是平声。4个长声调连用,将凄惶之情淋漓传出,且令读者有无穷无尽之感受。按词谱要求这后句应是仄仄平平。作者为了表达的需要,竟用清一色的平声字。词的声调本于作者的心音。为了准确表达思想感情,李清照不入窠臼,敢于创新。因此李清照词不仅有视觉上的参差美,而且有听觉上的音乐美。这种音乐美,并非来自作者的矫揉造作,而是词人感情的真实、自然流露。

  节拍是诗词的动律。有了声音,再有节拍来运行它,诗词就会活泼泼地流动起来。所谓节拍,包括句式长短、句法组织形式。律诗句式多数不出五言、七言两种。它的节奏基本上是两个音节(即两个字)为一个单位,最后一个字则单独成为一个节拍。每句的节奏点,一般固定在第二、第四、第六字上。律诗的节拍,与意义单位大多是一致的。词初创时,不一定专指长短句,为了同音乐融合,不能不将诗的字数与音乐的音数相吻合。这样,诗体才蜕变为长短句。词的长短节拍,本于音乐的长短节拍,又合于人类情绪的自然节拍。词的节拍比律诗的节拍复杂多变。叠字的结构比较紧密,不能拆开。李清照常用叠字显示节拍和节奏点的变化,使词的节拍形式更加多种多样。下面仅以七言句为例,即可看出叠字在李词中的积极作用:
  (1)“随意杯盘虽草草”(《蝶恋花》)
  (2)“潇潇微雨闻孤馆”(《蝶恋花》)
  (3)“恨潇潇无限风雨”(《多丽》)
  (4)“梅蕊重重何俗甚”(《摊破浣溪沙》)
  (5)“物是人非事事休”(《武陵春》)
  (6)“庭院深深深几许”(《临江仙》)
  (7)“小风疏雨萧萧地”(《孤雁儿》)
上面,(1)节拍形式是:2——2——1——2;按意义可归纳成上2下5;其节奏点为第二、第四、第五字。(2)节拍形式和节奏点都同(1),按意义则归纳为上 5下 2。(3)节拍形式是:l——2——2——2;意义单位是上1下6;其节奏点是第一、第三、第五字。(4)节拍形式和节奏点都同(l),按意义则归纳为上 4下 3。(5)节拍形式是:2—— 2—— 2——1;节奏点在第二、第四、第六字;其意义单位则同(4)。(6)节拍形式是:2——3——2;节奏点在第二、第五字,意义单位同(l)。(7)节拍形式和节奏点均同(5),意义单位则可归纳为上6下1(或上2中4下1)。由此可见。李词的节拍多样,节奏点多变。

  韵是诗的灵魂,也是词的灵魂。押韵的目的是为了声音的谐和。诗词不管如何千变分化,最终由韵来统一。韵之所以能把全篇各部分统一起来,就是依仗“同声相应”的规则(刘勰《文心雕龙》)。同类乐音一再重复,就造成声音回环、统一的美。李清照常用叠字押韵,以加强这种美感。李词句尾押韵的叠字有12次,这占李词叠字总数的三分之一。如:
  髻子伤春懒更梳,晚风庭院落梅初,淡云来往月疏疏。(《浣溪沙》)
  小院闲窗春色深,重帘未卷影沉沉,倚楼无语理瑶琴。(《浣溪沙》)
  休休,这回去也,千万遍阳关,也则难留。(《凤凰台上忆吹箫》)
  人悄悄,月依依,翠帘垂。(《诉衷情》)
  帝里春晚,重门深院;草绿阶前,暮天雁断。楼上远信谁传?恨绵绵。(《怨王孙》)
  渐秋阑雪清玉瘦,向人无限依依。(《多丽》)
  揉破黄金万点轻,剪成碧玉叶层层。(《摊破浣溪沙》)

  词本来是一种极富变化的文学样式,难以统一。因此,不少词牌的韵脚比律诗密。用韵字的频繁出现,尤如一首乐章中主旋律的反复加强。李清照用叠字押韵,实际上扩大了韵脚,使统一的基础更深厚更牢固。这不仅加强了表达作用,而且使形象更鲜明更突出。 
  从以上分析可见,李清照词中的叠字从多方面增添了作品的音乐美和形式美。

(三)
  叠字不仅兼有双声、迭韵两者的音韵之美,而且多有一定的感情色彩,不少叠字还具有浓郁的抒情性。李清照善于用叠字抒情,即使用它们状物写景,也往往借物寓情,景中含情,情与景物似水乳交融。 

  《念奴娇》:“萧条庭院,又斜风细雨,重门须闭。宠柳娇花寒食近,种种恼人天气。”这几句既写出一场漫长的春雨,更写出思妇复杂的心理状态。“恼人天气”饰以“种种”,不仅指风雨天气,而且包括“宠柳娇花”的明媚天气。为什么明媚春光也“恼人”呢?时近寒食节,又有“宠柳娇花”,本该踏青赏玩一番,却只能“重门须闭”,独守闺房。这是为什么呢?良辰美景不以为然,反而觉得“恼人”,这自然因情绪不佳所致。“种种”二字原无褒贬之意。可是,这里它们却概括了“恼人天气”之多而长久,写出思妇痛苦之深而沉重。所以这平平常常的一个叠字,包含着主人公的无限情感。 

  《武陵春》:“物是人非事事休。”“事事”本来也没什么感情色彩。然而它与 “休”字相连,就写出百感交集、万念俱灰的沉痛心情。 
  《声声慢》是李清照后期杰作,它在叠字运用上具有登峰造极的成就。全篇97个字,用惊心动魄的描写,细腻地展示作者曲折的内心世界;用精炼概括的语言,集中地反映词人复杂的精神面貌。哀愁的词语、凄惨的调子,无一不是她饱经忧患后低沉的倾诉,无一不是她历尽折磨后急促的忧叹。开头7种叠字连用,历来多有评论,恕不累赘。从总的倾向看,还是褒奖多于贬斥。其实,翻遍古诗,叠字连用例还真不少,但是无一能胜过此例:“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寻寻觅觅”,写主人公起床伊始若有所失,到处寻找。写出女主人公的空虚、不安和恍惚。“冷冷清清”,承上启下,交待寻觅的结果——毫无所获,仍然孤苦伶仃、无依无靠。冷清至极,自然而然引出下文:“凄凄惨惨戚戚”,极力渲染她此时此刻的凄凉、悲惨和优戚。这种悲愁、凄厉的气氛笼罩全篇。这些叠字是作者长期积郁的反映,均含强烈的感情色彩。这七个叠字中,“寻寻、清清、凄凄”都是平声,“冷冷、惨惨”都是上声,“觅觅、戚戚”都是入声;其中又杂以同声、迭韵,变化中有统一。几种不同调值的叠字交错运用,造成节拍局促、舒缓交替出现,张驰有致。“觅、戚”等押韵,使种种变化归于统一,这两种叠字使韵脚扩大,统一的因素由此得到加强。众多叠字连用本身,又有特殊的表达作用,不仅加强了艺术效果,而且丰富了作品的内容。当然,这一切既是作者苦心经营的结果,更是她思想感情的写照。可见,这些叠字集音乐美、形式美、抒情美于一身。《声声慢》一口气连用七个叠字,是前无古人的创举。

  总之,李清照词喜用叠字,善用叠字,巧用叠字,充分发挥叠字的各种功能,加强了作品的音乐性、抒情性,增强了作品的形式美、感染力,丰富了作品的内容,为后人创造了成功的经验,不愧为“大家”。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