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哈军工631队的博客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字943部队631队学员的交流园地

 
 
 

日志

 
 

【人物】我是陶渊明  

2016-06-22 01:41:28|  分类: 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物】我是陶渊明 - hjg631 - 哈军工631队的博客

陶渊明还原陶渊明

《归去来兮辞》原声


大家好!我是陶渊明。刚刚在天上闲逛,见凡间世界热闹,下来看看。



是,我说过“归去来兮”,说过“结庐在人境,心远地自偏”,但那是一千多年前了。那时候,大家还没有手机、微信什么的,我也没有经历过“手机依赖症”的考验。据说,这是一种现代精神疾病呢。我很好奇。



嗯?你很奇怪我这身衣服?你直说好了。



在我那个时代,我默默无闻,即便靠着祖辈宗族的荫庇,官位也极低,不贵,还不富。我的曾祖陶侃老爷子是国家元勋,官至侍中、太尉、都督八州诸军事,封长沙郡公,总之,一个字:那是相当厉害!我爷爷陶茂、老爸陶逸都做过太守。可是,我这样一个根正苗红的“官二代”,最后的职位只是“彭泽县令”这么个芝麻官,太不会混,比你们今天的“红二代”差太多了,连阎王爷都说我要认真检讨、深刻反省:为什么我没有成为一个合格的社会主义接班人。



我们华夏一族,评价一个人,是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德”太玄乎,没法说;“功”很清楚,完全没有;至于“言”,我在凡间的那个时代——东晋——谈论我的文章只有一篇——《陶征士诔》,还是我的好朋友颜延之写的,而且,也没有评价我的作品。后来,到了南朝,在文化界以“体大虑周”著称的《文心雕龙》对我也一字不提……总之呢,我不仅在官场没有进入视线,连文坛也毫无存在感,是个典型的loser。







因为我从来没有干过什么坏事,所以就不用下地狱,但是,也因为我没有什么事业成就,所以,也就只能勉强在仙界做一个无职“散人”。这样挺好,我再也不用担心被饥饿逼得去邻居那要饭了,因为仙人可以不饮不食。哦耶!



但是,你知道的,散人当久了,也会烦,也会腻的。《倚天屠龙记》里,“五散人”布袋和尚他们几个就很爱折腾,那是闲出来的。



这一千多年来,我在凡间的名声越来越大。



感谢萧统,将我的文章选入《文选》,这个年轻人死得太早,实在可惜。到了唐代,李白、杜甫、白居易这些大V给我点赞了,我终于有了名气。到了宋代,研究我的诗话和笔记有七十余种。比如,文坛大佬欧阳修就说:“晋无文章,唯陶渊明《归去来兮辞》一篇而已。”



我终于红了。



大家还给我打了一个很好的标签,说我“不为不斗米而折腰”辞去彭泽县令一职,是和体制、和权贵斗争的“斗士”,很高尚。我一度有些蠢蠢欲动了。







在北京菜市口殉难的“戊戌六君子”谭嗣同是这样说我的:



陶公慷慨悲歌之士也,非无意于世者,世人惟以冲淡目之,失远矣!朱子据《箕子》《荆轲》诸篇,始其非冲淡人,今按其诗,不仅此也。如“本不植高原”云云,似自明所以不死之故;“若不委穷达”云云,伤己感时,衷情如诉,真可以泣鬼神,裂金石。



最后六个字把我镇住了。对了,我是仙人,勉强也算是神了。



而你们红朝的美学家朱光潜又这样说我:



屈原、阮籍、李白、杜甫都不免有些像金刚怒目,愤愤不平的样子,陶潜则浑身静穆,所以他伟大。



我既是“慷慨悲歌之士”,又是“浑身静穆,毫无愤愤不平”,这两种截然相反的评价都加到我身上,说明都不靠谱,只是借我的名号给他们自己做注罢了。当不得真。谭嗣同是为了他的“我自横刀向天笑”,朱光潜是为了他的“纯艺术”理论。



我最在意的,是王维。他讽刺我,刺得很厉害。我是中国第一位田园诗人,而王维,则是唐代田园诗的代表,别的意见只是意见,他的意见,会造成门户问题,这比较让人头疼。




王维



王维是这样说的:



近有陶潜,不肯把板屈腰见督邮,解印绶弃官去。后贫,《乞食》诗云‘叩门拙言辞’,是屡乞而多惭也。尝一见督邮,安食公田数顷。一惭之不忍,而终身惭乎?此亦人我攻中,忘大守小,不知其后之累也。



这段话骂得犀利,说我因为一时不愿弯腰见督邮就辞职,后来却每每沦落到要去找邻居要饭的地步,可谓小不忍而乱大谋,当时不忍一惭,后来终身受辱。



王维提到的《乞食》诗,确实是我写的,原文是:



饥来驱我去,不知竟何之,

行行至斯里,叩门拙言辞。

主人解余意,遗赠岂虚耒,

谈谐终日夕,觞至辄倾杯,

情欣新知功,言咏遂赋诗。

感子漂母惠,愧我非韩才,

衔戢知何谢,冥报以相贻。



当时我饿得不行了,去找邻居蹭饭,但上门又不知说什么好,还好主人知道来意后酒饭款待。



我能理解王维,毕竟他当初受宠于玉真公主,后来又拍奸相李林甫的马屁(在《和仆射晋公扈从温汤》中阿谀李林甫“上宰无为化,明时太古同”),再后来,还到叛乱的安禄山那里当官。同代人中,王维文才一流,但作诗,骨节比不上杜甫;居官操守,与冒死参加平叛的颜真卿差了无数个层级。所以,他心中有酸,讥讽我并不奇怪。


但我在意的不是这一点,我在意的是,连最讥讽我的王维也被“不为五斗米折腰”这句话套进去,然后套到我头上来。



我不得不澄清一下。 



这个舆论的源头,是沈约的《宋书·隐逸传》:



复为镇军、建威参军。谓亲朋曰:“聊欲弦歌以为三径之资,可乎?”执事秆闻之,以为彭泽令。公田悉令吏种休稻,妻子固请种秔,乃使二顷五十亩种秫,五十亩种秫。郡遣督邮至县,吏白应束带见之。潜叹曰:“我不能为五斗米,折腰向乡里小人!”即日解印绶去职,赋《归去来》。



但其实我在《归去来兮辞》的序中是明确说明了原因的:



余家贫,耕植不足以自给。幼稚盈室,缾无储粟,生生所资,未见其术。亲故多劝余为长吏,脱然有怀,求之靡途。会有四方之事,诸侯以惠爱为德,家叔以余贫苦,遂见用于小邑。于时风波未静,心惮远役,彭泽去家百里,公田之利,足以为酒。故便求之。及少日,眷然有归欤之情。何则?质性自然,非矫厉所得。饥冻虽切,违己交病。尝从人事,皆口腹自役。于是怅然慷慨,深愧平生之志。犹望一稔,当敛裳宵逝。寻程氏妹丧于武昌,情在骏奔,自免去职。仲秋至冬,在官八十余日。因事顺心,命篇曰《归去来兮》。乙巳岁十一月也 。 



很奇怪,大家难道没有注意到我在《序》中并未提到督邮的事情么?这么给自己加分的核心细节我怎么会不说?



我没那么高尚,即便真的有督邮,我也没那么生气,在这之前,我还当过三次官,懂得必须向上司行礼,弯腰事人是习惯了的。



那么,真正的原因是什么呢?前面三次出仕,我确实为了理想在奋斗,(“忆我少壮时,无乐自欣豫。猛志逸四海,骞翮思远翥。”)而第四次当官,当这个彭泽县令,我的目的变了,是为了将来退休时财务自由做一些准备,“公田之利,足以为酒。故便求之。”但是后来发现,这点钱也是难捞到的,因为我突然插进来,其他人也要分。我是为了“公田之利”来求官的,去官自然也是因为这一点,既然“公田之利”不足以为酒了,继续忍受就不再有意义。



我这些天看下来,你们今天的官场,很多人也是这样的。



“不为五斗米而折腰”不是我辞职的真正原因,我也不想戴这个高帽,我想的是,将生活简化为一个字——真。“欲仕则仕,不以求之为嫌,欲隐则隐,不以去之为高。”我忘了是谁这么评价我的,说得太好了。赞!饿了呢,就去敲门蹭饭,饱呢,就烧好鸡鸭迎客。 就是这么简单。



那么,你呢,你的生活是一个什么字?








《归去来兮辞》    

    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既自以心为形役,奚惆怅而独悲?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舟遥遥以轻飏,风飘飘而吹衣。问征夫以前路,恨晨光之熹微。

    乃瞻衡宇,载欣载奔。僮仆欢迎,稚子候门。三径就荒,松菊犹存。携幼入室,有酒盈樽。引壶觞以自酌,眄庭柯以怡颜。倚南窗以寄傲,审容膝之易安。园日涉以成趣,门虽设而常关。策扶老以流憩,时矫首而遐观。云无心以出岫,鸟倦飞而知还。景翳翳以将入,抚孤松而盘桓。

    归去来兮,请息交以绝游。世与我而相违,复驾言兮焉求?悦亲戚之情话,乐琴书以消忧。农人告余以春及,将有事于西畴。或命巾车,或棹孤舟。既窈窕以寻壑,亦崎岖而经丘。木欣欣以向荣,泉涓涓而始流。善万物之得时,感吾生之行休。

    已矣乎!寓形宇内复几时?曷不委心任去留?胡为乎遑遑欲何之?富贵非吾愿,帝乡不可期。怀良辰以孤往,或植杖而耘耔。登东皋以舒啸,临清流而赋诗。聊乘化以归尽,乐夫天命复奚疑!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